蜕膜基质细胞 滋养细胞相关资料

转载发布于 1 week, 4 days之前

母-胎界面主要由来自胚胎的滋养细胞及来自母体的蜕膜组织组成。母-胎界面细胞类型主要包括来自胚胎的滋养细胞及来自母体的蜕膜基质细胞、蜕膜腺上皮细胞以及免疫细胞,其中蜕膜基质细胞(DSC)约占蜕膜细胞总数的75%,早孕期免疫活性细胞占蜕膜细胞总数的15%。蜕膜组织所产生的细胞因子构成独特的细胞因子网络,调节母-胎界面的免疫应答,形成固有的Th2型免疫优势;并通过旁分泌的作用调控滋养细胞的生长、分化和迁移,从而对妊娠的维持起重要的局部调节作用。DSC由非孕子宫内膜成纤维细胞样前体细胞受雌、孕激素作用后分化而来,DSC具有广泛的生物学功能,除参与蜕膜营养供给外,尚能分泌活性激素如泌乳素、多种细胞因子和酶类,表达孕激素受体,调节胚泡着床和胚胎发育,并作为以一种免疫潜能细胞,参与抗原提呈和分泌细胞因子,而发挥重要的免疫调节作用。

成熟的DSC可产生大量的纤维连接蛋白(fibronectin)、硫酸乙酰肝素蛋白多糖(Haparan sulfate proteoglycan,HSP)、Ⅳ型胶原以及层粘连蛋白(laminin),形成妊娠期特殊的ECM(细胞外基质),以供滋养细胞在其中迁移、游走。因此DSC是ECM重建、滋养细胞粘附、迁移、侵袭及分化的重要调控细胞。DSC鉴定:PRL(泌乳素)免疫组化染色。

1、调节胎盘滋养细胞的植入、入侵、招募功能

2、调节子宫NK细胞的分化3、保护胚胎免受免疫介导的损伤和氧化应激。

滋养细胞起源于上皮细胞,是人类胎盘主要构成细胞,也是唯一与母体蜕膜及其免疫活性细胞直接接触的胚胎细胞,滋养细胞与母体免疫活性细胞直接接触并被其有效识别,在母-胎免疫耐受中起重要作用,人早孕期滋养细胞具有独特的类似于肿瘤细胞的生物学行为。绒毛内层的细胞滋养细胞经过分裂、增殖后分化为EVCT(绒毛外滋养细胞);EVCT可入侵至母体蜕膜深部,并取代子宫螺旋动脉血管内皮细胞,既可起到固定胎盘与胎儿的作用;又能重铸子宫脉管系统,为胚胎发育提供充足营养。

研究发现滋养细胞通过分泌趋化因子CXCL12即SDF-1,一方面通过自分泌的方式调节滋养细胞自身的增殖和侵袭能力,并促进其与蜕膜基质细胞的交流,同时通过与CXCR4的相互作用募集外周血NK细胞到达母-胎界面,使其成为蜕膜免疫活性细胞的主要群体。

EVCT鉴定:CK7(细胞角蛋白7)免疫组化染色。